新华社西宁4月13日电(记者吕雪莉、李琳海)“如果脚下能够畅通无阻,轮椅也能天涯漫步。”

31岁的克雷·朋措旺加扎着小辫,穿着时尚。与记者对坐聊天,他用双手紧紧包裹住手中的玻璃杯,随着指尖晃动,杯中的柠檬片起起伏伏。

柠檬,甜中带酸,酸中带涩,回味悠长。仿若克雷·朋措旺加这十年走过的路。

而路伸向远方,生活在继续,轮椅上的路,也要体面而有尊严地走下去。

“地震”式人生

克雷·朋措旺加老家在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囊谦县毛庄乡,受伤前,这个身高超过1米8、阳光帅气的康巴汉子是当地的一名导游,每年夏季,家乡美如画的草原和独具神韵的尕丁寺是他最爱的地方。

2011年3月,从家乡去往州府结古镇的路上,一场车祸导致他脊髓损伤,他再也站不起来了。

“当时我就晕过去了,醒来时只是感觉腿麻,使不上劲,根本没想后果这么严重。”克雷·朋措旺加说。

2天后,旺加在四川华西医院接受了手术,此后便是长达半年的恢复治疗。

“2010年的玉树大地震我幸存了下来,没想到一年后的一场车祸却改变了我的人生,这对我来说更像是一场地震。”

见过刚出车祸时父母的无数眼泪,不敢用太多时间去悲伤。旺加说,他深知,如果自己因为残疾而跌入谷底,父母承受的痛会是他的双倍。

为人子女,他不舍得用自己的伤痛做刀刃。


旺加开始积极自救。在华西医院,在康复师指导下,旺加每天都坚持做康复训练。渐渐地,他学会了自己穿衣,如何从床上转移到轮椅上,下身没有任何知觉的他也学会了怎样处理大小便和应对并发症等。

2018年,在当地政府支持下,旺加在玉树成立了“玉树州脊髓损伤者希望之家”。

“希望之家”现有成员65名,年龄在13岁至65岁之间。他们中有六成是因玉树地震导致的脊髓损伤。

有尊严地活

为了让自己未来多一份保障,旺加选择了读书。2012年,他去了四川成都一家职业学校,读数字艺术。

“我喜欢电脑和传媒方面的东西,读书会让我心灵开阔,融入社会,也让自己从负能量的空间里走出来。”旺加说。

上学期间,他收获了很多善意。学校的师生们给予了他特殊的关爱,学校在所有路口修建了无障碍通行道,还专门为他安排了一间单人宿舍。旺加所在的班级仅20余人,还成立了“爱心团队”负责帮助他上下学。

这些温暖的收获鼓励着旺加,成为他生命中的养分。

毕业后,旺加先是游学德国,一边学习旅游管理与商务培训,一边学习残疾人生活重建与康复。从欧洲到美洲再到亚洲,虽然不能像别人那样行走,但他却在两年多时间里游历了三大洲的十个国家。

这些改变都抚慰了父母,旺加的人生已在“地震”后“重塑”。

“在很多人印象中,残疾人往往缺乏自主能力,是邋遢的、不体面的。我发起了拍写真集的活动,想要促使大家‘接受自己’。”

那次写真活动让他印象深刻。一开始伤友们都在躲避镜头、畏惧镜头,旺加一一帮助他们克服心理障碍。

当照片出来后,看着相片里那些帅气的样子,很多人都落泪了。

“照片上留下的不仅是容颜,还有体面和用自立自强赢得的尊严。”旺加说。

轮椅篮球队

脊髓损伤者是公认的肢体残障中最具康复价值、最具社会价值创造潜能的群体之一。如果能在早期通过生活重建协助他们开发潜能,就能在最大程度上促使这些伤者重回生活正轨。

对残疾人来说,最怕是“心残”,所以旺加不光帮助其他伤友解决现实问题,还关注着他们的心理健康。

体育,成为重要的抚慰人心、催人向上的力量。让轮椅上的重生,更加有力。

“希望之家”成立了7人组成的轮椅篮球队,闲暇之时,玉树州第四民族高级中学校方还为他们提供室内篮球场,大家坐着轮椅相互切磋,强身健体的同时忘记伤痛。

白周,图片来自“希望之家”

50岁的藏族队员白周是篮球队主力,家住玉树州娘拉乡,曾是一名民办藏文教师,2007年的一场车祸让他失去了双腿。

“我有三个孩子,出事时最大的儿子才13岁,那时我每天都很痛苦,但后来,大家相互鼓励,我走过了最黑暗的时刻。”白周说。

现在打篮球时,白周依然带着导尿管。

2019年11月17日,20名伤友在志愿者帮助下,坐着大巴去了西藏。在拉萨,他们和当地轮椅篮球队切磋,互相打气鼓励。

儿时,旺加也喜欢踢足球、打篮球,美丽的囊谦草原是他最理想的运动场地。

“如今坐着轮椅,我从1米8的身高变成1米5的视角。但我们彼此成为互相的腿和依靠,这是体育的力量。”

涅槃重生

虽然无法站起来了,但旺加觉得自己是个“幸运的人”。因为在医院的照顾和多年学习下,他明白了怎样实现生活自理。可是有很多脊髓伤友都不懂得如何去打理自己的身体。

旺加不忍心看着那些伤友挣扎,每年7月初,在广阔美丽的巴塘草原上,旺加都会请来自四川、青海等地的老伤友、心理培训师等参加康复训练夏令营。

“很多患者需要家人照顾,但我希望把专业护理知识分享给他们,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做一些改变。”旺加说。

如今,温馨的环境让“玉树州脊髓损伤者希望之家”成为伤友们的第二个家,在那里不仅可以煮咖啡,烘焙西点,还可以制作手工艺品。

希望之家墙面上部陈列着大家做的藏饰工艺品、玛尼石刻等,他们也和当地一些合作社合作代销产品,很多患者在重拾生活信心之余还有了收入。

面对困境,旺加不但选择直面,还收集了许多羽毛,为他人编织翅膀。

“扎曲河畔,彩虹桥边,康巴风情街上……”

旺加喜欢用这样的语言,向人们介绍“希望之家”所在的位置。

希望之家位于玉树最繁华的康巴风情街,这里号称“玉树的外滩”。在这片曾受到重创而浴火重生的土地上,一个美丽的高原城市已然崛起。

这种崛起,充满力量,生生不息……